HeyySuee

别再自作聪明,其实你从来没有得到过她

我天性不宜交际,我独处时最轻松,因为我不觉得自己乏味,即使乏味我也自己承受,不累及他人,无需感到不安。

不要为了讨人欢心 而去做一些自己无法长期去坚持做的事 否则当你有一天做得精疲力尽无力再做的时候 别人即不会因为你先前为他亲力亲为的付出而感激你 反而还会认为你之前所有的付出都是一种虚伪

南方日报刊登了一条新闻,大意是说有个女孩子以她的成绩考入北大清华没问题。但她从小参加各种社会活动,深受曾留学法国的母亲“生命的意义在于体验最多而不是最好”影响,决定放弃高考,申请包括哥大在内的大学,并获得成功。新闻下面附上了一张那个女孩子的照片,还很清秀,于是这则新闻就获得大量转载,一片褒扬之声。我没有任何的仇富仇美仇优心理,不过在这条新闻下面我看到的最好的评论还是:我没有皇城根下的家,也没有留过洋的爸妈。我只能咬着牙拼命学习,在千军万马中挤破头,换来一个国内普通的大学,而我还要拼命努力,才能换来一个普通的人生。但这条新闻把千万个我们这种普通家庭却从没放弃努力的孩子,当成了傻瓜。 在上海,复旦附中今年参加高考的不足100人,因还有400人不是保送就是出国;至于神一样的上外附中,今年的参考人数为:10。在北京,人大附中一直流传着一句话,平时不努力,长大上隔壁。高中时老师总喜欢教育学生,高考就是穿过千军万马去挤独木桥,挤不过的人就掉下去了。高考确实是独木桥,不过这座独木桥早就沦为平民阶层的生存法则,贵族们早就去玩别的游戏了。高考分数发布之后,又会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又会是九百万个家庭的新一轮志愿忧虑,在人家毕业旅行是欧洲美洲还是大洋洲的纠结面前,这一切都显得那样单薄无力。 我们这群人,接受着最基础最基本的教育,走在最多人走的那条路上,却一直妄想着和这条路上的绝大多数人不一样,所以经常走着走着就到了岔路上。只是殊途同归,所有的岔路都通向同一个出口,我们却花费了更多的时间。而最让人唏嘘的是,其实一直以来,在别人的眼里,我们本就是一条路上的旅伴。我们经过那么多的努力,也不过就是为了成为别人眼中的普通人,也许还会是自己过去最讨厌的那种普通人。于是我们虽然拿着一样的工资,做着一样的事,有些人可以欣然自得地取悦老板,我们的幸福感却总是来自于某一句突然浮现在脑海的歌词、某一句突然触到泪点的对白和深夜电话那头的那个人。 我常说的是,我们的可替代性都太强了,没有什么事情是非你不可的。朋友要申请忙于写PS,前几天问我,你觉得你最大的优点是什么。事实上这个问题面试的时候也是经常被问到的,估计大家的答案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那么,我真正的优点又是什么呢。我不知道。更准确的是,即使真的能够找到一项技能或者特质被我当成优点的话,很大的可能是下一秒我就又发现在这点上比我更强悍的人,那这个还算是我的优点么。我们能够真正找到强过这世上至少70%的人的东西么。我真的不知道。 想想周围的很多人,努力挣扎了那么些年,拼命耀眼了那么多年,最后也会穿着西装套裙,衣冠楚楚地去挤地铁挤公交,在CBD的高楼里拥有小小的一张桌子,在远离CBD的老式居民区里拥有小小的一张床。 然后,就这样成为了一个普通人.

早上起来,她发现家里停电了。于是没办法用热水洗漱,用电吹风吹头发,不能热牛奶,烤面包,只好草草打理一下就出门。
  
  刚走进电梯,邻居家养的小狗一下子冲进来扑住,上周刚买的米白长裙上顿时出现两只黑黑的爪印儿。
  
  开车被警察拦,才想起来今天限行,罚了一百。
  
  到了公司,正好晚了一分钟,又罚五十。
  
  冲进会议室开例会,老板正在宣布工作调整的名单。她的业务居然被无故暂停,她的职位则被一个不学无术,整天就知道开豪车,用菠崃史特泡嫩模的家伙所取代。
  
  午餐时间,所有人都闹着要新任主管请客,一窝蜂笑闹着出了门,没有人叫她。
  
  她一个人去了餐厅,刚把一口饭送进嘴里,重要客户打来电话。
  
  对方取消了金额最大的一笔订单,年底的奖金泡汤了。
  
  她看着面前的午餐,再无半分胃口。
  
  刚回公司,电话响起,妈妈在电话那端哽咽,说姥姥的病又重了,可能熬不过这个月了。
  
  她安慰着妈妈,丝毫不敢提及自己的工作变动,只说一定尽快回去看姥姥。
  
  放下电话,短信声响起。
  
  居然是暗恋了十年的对象发来的消息:HI,我要结婚了。
  
  黄昏,她站在回家的路边等着打车,可每位司机听到要去的地点都拒载。无奈,她踩着高跟鞋,拎着沉重的电脑包,向家的方向走去。
  
  脚很快磨出了血泡,实在走不动了,太痛了,她蹲下来缓缓地揉着伤口。
  
  夜色笼罩,头顶的月亮冷冷地俯瞰着她,仿佛无声的提醒,家里还是一片黑暗。
  
  她的眼泪在一瞬间夺眶而出。
  
  ……
  
  看起来,我们的生活充满了悲伤。
  
  拼尽全力的会急转直下,刻骨铭心的会草草结局,飞蛾扑火的会灰飞烟灭。
  
  于是我们失望、沮丧、困惑、挣扎,甚至绝望,对这一切产生深深的不信任感与抗拒感。终于觉得筋疲力尽,无路可走。可是真的走不下去了吗?
  
  ……
  
  她站起来,擦干眼泪,摇晃着继续往前走。
  
  直到下一个路口,有一辆车终于停下来。报了地址,司机和气地说这么巧,我们住同一个小区,看小姑娘你走得辛苦,正好收工,免费送你回家。
  
  她连声道着谢上了车,电话响起。客户在另一端说,虽然订单取消,可是她的敬业态度让他觉得感动。不知她是否对新的岗位感兴趣?如果愿意跳到自己的公司,薪水涨一倍,职务也提升。他说,其实我等你辞职已经等了好久。
  
  她惊喜地说着谢谢,心情豁然开朗起来。
  
  于是顺手给暗恋对象回了个短信,说祝你幸福。
  
  手机屏幕闪亮,是他发来的回复:今天我跟阿姨通了电话,我们这周末一起回家看姥姥吧。
  
  她惊疑地回:为什么你要陪我回家看姥姥?
  
  他发来一个笑脸:如果不是想让姥姥开心,我不会把求婚提前这么久的。
  
  她不敢置信地望着那一行话,张大了嘴巴,手足无措。
  
  他像知道她的心事,又发:我都知道,我喜欢你。
  
  她眼圈一下子又红了,心里却轰轰炸开几朵烟花。
  
  一路抿着嘴笑。回家,拿出钥匙,邻居家的门却先开了。
  
  邻居笑眯眯地说:今天我遛狗回来,发现你家的电闸坏了,就叫我老公帮你修好了。
  
  在她的身后,那只小狗探出头来,汪汪两声,欢快地摇着尾巴。
  
  她推开家门一室融融,满眼暖意。
  
  所有的故事都会有一个答案。所有的答案却未必都如最初所愿。
  
  重要的是,在最终答案到来之前,你是否耐得住性子,守得稳初心,等得到转角的光明。
  
 

多得是你不知道的事

他跟你暧昧很久了,整个假期你们几乎一直在发短信,他还能猜出你的生理期,关心你记得喝红糖。他从来不说破,你觉的他是胆怯,你觉得每天那句“你在 干嘛”最让你幸福。你们一起出去和大家聚会,坐在隔着比较远的地方互相给彼此发短信。你觉得他是想保护你们之间的关系,你觉得他是不想让大家起哄。你根本 不知道他其实每次发“你在干嘛”都是群发,你根本不知道他其实跟你最要好的朋友也在暧昧,你根本不知道他才享受这种你所谓的小清新的乱七八糟的关系。

你进了一个让女生宿舍,你看见A女生桌子特别干净东西摆着整整齐齐,B女生桌子上乱七八糟。你调侃B女生几句,嘿你看人家A多爱干净。你根本不知道平时都是B女生打扫宿舍卫生,A女生就算拿起扫帚也就是把自己桌子底下的垃圾扫到别人桌子下面。

你在网上看见一个关于明星的励志故事,TA因为NG次数太多曾被某个导演扇了一巴掌又励志要变得强大,TA曾经连续三天三夜没睡赶戏,于是你感动得哭了。你根本不知道TA曾经为了“上位”背后捅朋友刀子,你根本不知道TA被潜规则了多少次。

你每次跟你妈说你要买件衣服,你妈都说,买!要买就买好的!别为了省几百块钱穿的不舒服!你爸一打电话就跟你说每周末出去吃点好的,别光图便宜,多花钱吃点 好的有营养的。你根本不知道自从你去上了大学你爸妈就没出去吃过饭了,你根本不知道你妈妈的衣服只要不破就不买新的。

你觉得你和她关系好,你见她就笑话她长的丑不是她的错,出来吓唬人就是她的错。她也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说“我丑我光荣"。你根本不知道她躺在被子里哭了多少次,你不知道她每次照镜子心就抽一下,你害她对生活中很多的机会失去信心,你害她躲在世界的角落。

你觉得她是你的开心果,你觉得你比她优秀,你觉得她特别爱你,你觉得她不会走,于是高高在上得活着,贪婪享受她对你的好,每一个纪念日你都敷衍。你掩饰着自 己的一切。有一天,她走了,你还纠结一帮子兄弟骂她劈腿,你还高高在上的觉得那货凭什么离你而去。你跟不知道她爱你爱的多么辛苦,她每次在你的冷若冰霜下 强颜欢笑,多么难受。你特么的根本不知道她忍气吞声多久。你特么的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觉得她不会走。

你看见柔弱的女生痛经那你就心疼,那女生白白净净文文弱弱,会激发你的保护欲,她一在社交网络上诉苦你就嘘寒问暖。你根本不知道有的女生痛到死也强忍着不抱怨一句然后风风火火地干她该干的事,那个所谓文文弱弱的女孩其实也没有多痛,只是想表达自己的淑女气质。

你们所有人都讨厌那个凶巴巴的年级主任,他抓到任何违反纪律的人,都会当着所有同学的面破口大骂。你们甚至偷偷把他办公室的锁堵住,把他的车带扎破。你根本 不知道他多怕你们自毁前程,他把每一个学生都当自己的孩子,为了给你们多争取几个保送名额大冬天骑着破车子跑了多少地方。

那个女孩离开她患尿毒症的男朋友了,你冷笑一声,爱情就是这样现实么,那个女孩不也头也不回地走了么。你根本不知道男孩凶巴巴地对女孩说,你要是不跟我分手我 就不做手术!你根本不知道男孩多希望有个健康的身体去构建一个三口之家,你根本不知道女孩走的时候有想:“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我们死也在一起。”

别把谁想的多好,也别把谁想的多坏。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一、 

当年读大学的时候,曾经和人一起合租,合租的姑娘娇生惯养,据说在家过了18年,连垃圾都没有倒过。所以从合租的第一天起,我就扮演起了老妈子的角色。她从不买菜,不做饭,不打扫房间,不刷碗,甚至不刷厕所。除了洗自己的内衣裤,她简直过得像一个公主。后来有一次我生病了,在床上躺了三天,她就让屋子乱了三天,第四天我忍无可忍的爬起来把屋子打扫了一遍,扔掉了所有的垃圾,洗干净了所有她用过的杯子和碗。两个小时以后她回家了,带了外卖回来,吃完之后,照例把用过的碗筷堆在了洗碗池里。 

我忍无可忍的发了飙,后果是之后的一个星期里,她四处告诉所有的人,我是一个多么不近人情的人。你看,她那么可怜,从小都没有独立生活过,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开爸爸妈妈,本来就方寸大乱。而我,从小就独立生活,有娴熟的生活技巧,却不肯对她有任何包容。 

于是有人来告诉我,你应该宽容一点,善良一点。我张口结舌,气得回家哭。 

二、 

我有个朋友,被男友劈腿了。几年之后,男友和新欢结婚了,但是过的不幸福,是他们自己生病了,还是孩子生病了,我已经忘了,反正结果就是,他们回来找我的朋友借钱,说是救命。 

我朋友不假思索的拒绝了,于是也有人告诉她,你应该善良一点,无论当年发生过什么,这毕竟是一条命,朋友跟我吃饭的时候敲着桌子大骂。我知道她为什么骂,当年她失恋以后万念俱灰,喝酒喝到酒精中毒进医院,她自己那条,也是人命。 

三、 

 其实你会发现,这样的场景在生活里很多见。 

好比你去买东西,一个比你岁数大的人的插队在你前面,如果你和他争吵,那么可能就会有人说你斤斤计较,不吃亏。 

好比你去坐车,一个老人提出要和你交换上下铺的位置,你如果拒绝了,可能就会有人说你小小年纪不懂得敬老,这么点方便都不肯行。 

如果你的工作伙伴不负责任,给你造成了巨大的困扰,而你发飙的时候,他抹着眼泪从你的办公室里一路飞奔出去,那么不要半天,你“嘴不饶人,把人活生生骂哭”的名声可能就会传遍全公司。 

如果你过的还算不错,而一个穷人侵犯了你的利益,那么在你对他追究责任的时候,就可能会有人骂你为富不仁。 

你看,总会有那么多人,完全不问事情的起因缘由,就自顾自的站到看上去比较弱势的那一方去。 

后来有了网络,我发现这种善良的人越来越多了。好比说,你总会看到杀人抢劫的新闻里,有人在悲天悯人的说,如果有足够的钱,谁会去抢劫呢。 

三、 

后来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这些号称被抢劫,被欺骗,被背叛,被压榨,都仍旧应该心存宽仁的人,当自己利益被触犯的时候,往往也是跳脚最快的那些人。

 我亲眼见过一个告诉我们 “抢劫犯也是生计所迫才会去抢劫,值得同情” 的人,在自己钱包丢了以后指天誓日的咒小偷全家去死。 

我也亲眼见过一个指责我“你比我有钱多了,干嘛不肯帮我买单”的人,因为朋友找他借了个包,却晚还了一天,就此和朋友翻了脸。 

从此我就明白了,原来这些整天把善良挂在嘴边的人,和善良两个字实在没什么关系。 

他们有些是希望世界上有越来越多的不懂得反抗和据理力争的人,这样,在他们想要不讲道理占便宜的时候,就会越发顺遂。另外一些,是想表达自己有那么深邃的思想和那么柔软的心灵——反正被伤害的也不是他们。 

当然还有一些,则是根本就没有任何独立思考的能力。他们选择善良,只是因为做一个“善良”的人,要比做一个“讲道理”的人轻松。你看,你只要站在看上去可怜的那一边就好了呢。 

就是这样的几种人,凑在一起,而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他们无所谓无所谓事实的真相,无所谓的事情的道理,无所谓那个真正的在这件事里受了委屈或者付出的人是多么需要人的体谅和支持,他们只会为了那个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没有任何责任感的说出轻飘飘的空话。 

你应该善良一点。真奇怪呢,我为什么要善良一点? 

所以我在想通了这个道理以后,我就选择不要做一个“善良”的人了。我只要做一个讲道理的人,也负责任的人。

 四、 

我在意真相,我在意道理,我在意在一件事情里真正付出努力并最后被辜负的那个人。我也在意一件事情里无辜被伤害却深知不能为自己讨个公道的那个人。 

一件事情,我只想知道它本来的面目,我不想看谁流泪了,谁控诉了,谁颤巍巍在风中发抖,或者谁喊得比较大声。我不想听谁说他是无心之失,听谁说他是好心办了坏事,听谁说他只是不知道,不懂得,这些都不是他们该得到支持和原谅的理由。 

无知即恶。蠢即恶。伤害即恶。这世上有些东西,起因比结果重要,比如追寻梦想。而有些事情,结果永远重要过原因,比如伤害别人。如果我认为捅人一刀是表达友善的方式,于是去捅了人一刀,那么这绝不说明对方应该因为我本无恶意而原谅我,相反这只能说明我是个白痴。 

这世上最大的恶,往往都是以善良的名字四处横行。恶人的最大帮凶,也常常是那些根本不需要为自己所标榜的“善良”做出任何实际付出的“善人”。

而这世上最可笑的事,莫过于善良本身,居然因为善良之名而寸步难行。

两个耳洞长上了 想到之前为它受了那么多罪 现在说没就没了 可惜

我的感情碰洒了,还剩一半。我把杯子扶起来,兑满,留给第二个人。他又碰洒了。我还是扶起,兑满,留给第三个人。感情是越来像一杯酒。感情是越来越淡,但是他们每个人,获得的都是我完整的,爱情不就是这样吗,我干了,你随意。